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八章 赤瞳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凌晨三点多。”玥音看了看手机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原来我已经睡了一天一夜,玥音莫不是陪了我一天一夜?”

     “哥哥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“父亲将家里的一切都交给了玥音你,玥音你一定很辛苦吧,我却什么都不管不顾。现在回来家中,不但帮不到玥音,还老是麻烦玥音你。”我带着歉意说道。

     玥音摇头轻声说道:“只要哥哥能平安快乐就好了。可以的话,我希望哥哥永远都不知道这一切,平平凡凡,开开心心。这也是父亲的意思,他不希望哥哥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 “玥音,这对你太不公平了,结果只有你一个人抗下这一切,我却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我的责任,不说这了。”玥音话锋一转,“你还没告诉我昨夜发生了什么呢?怎么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那个女人的身份很不一般,你知道吗?她绝不会是你同班同学!”

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,简单的来说,就是袁欢欢怀疑我杀了她的堂妹袁圆,为了证实我没有杀害她的堂妹袁圆,于是,我决定与她一起寻找她堂妹死亡的真相,结果遇到了匡寒,不幸中的万幸,匡寒后来自己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哥哥,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乱来,匡寒这种怪物是你能对付的吗?另外,还有一件事,我可以告诉你,袁欢欢根本没有什么堂妹!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 “鄱石镇这个小地方,还有什么事情瞒得过我的眼睛,我能知道袁欢欢没有什么堂妹,那是因为袁欢欢是个孤儿,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堂妹。还记在洛山寺我们遇到的王叔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听说了,是个大人物,叫做王森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还有一个身份,是巳火宗宗主,他有的大弟子,名叫邹斌,这个袁欢欢就是邹斌的人。我不知道袁欢欢接近你的目的,但绝不是什么好事,你必须理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?”我实在难以相信,但我知道,玥音绝不会骗我。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到底哪里去了?

     “好了,哥哥,别烦恼啦,好好休息,这儿有萱儿煲的粥,还是热的,我喂给你喝吧。”

     玥音打开保温瓶,用汤匙将粥盛出,放在嘴边试了试热度,接着讲粥送入我的口中。这算是间接接吻吗?和亲妹妹接吻?我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,我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好意思让玥音你来喂我。”

     我将伸手过去,想要自己接过保温瓶,我不由得动了下左肩,左肩疼的厉害,才发现我的左肩确实伤的颇重。

     玥音微微侧开,嗔道:“哥哥别逞强了,真是一点用都没有,就知道逞强。来,张开口,啊……”

     玥音今日穿着蓝格子短衫,头发盘起,露出迷人的颈部,抬头望着我,那动人的双眸,我不由得看呆了。

     “哥哥老盯着我做什么,再不吃粥要冷了。”

     我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由于医院实在太无聊了,我强烈要求出院,玥音觉得医院不太安全,答应了我的要求。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待在医院的话,玥音就一直在我身边不走,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儿,和玥音单独在一起,我脑子里老意淫犯罪的事情,深深的罪恶感让我想着快些出院。

     于是我这几天,都宅在家里看电视,学校也没有去。天天宅家里看电视,除了吃饭睡觉什么都不做,我感觉我快要变蛀虫了。

     清晨无事,我来到后院,呼吸下新鲜空气,芍儿正在一个人打扫庭院。

     “这么大的庭院,莫不是你一个人打扫。”

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还真是辛苦了,还有扫帚吧,我现在正好无事,可以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不会不会,这是我的工作,浑水摸鱼就没饭吃了。而且呢,我会使用宅子的后庭,就算不打扫也要靠好好的去照顾。”

     “会使用宅子的后庭,这是做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呢,小孩的时候开始就有种花的兴趣,后庭的花,基本都是我种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芍儿有种花的兴趣阿。那么,花坛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嗯,有很多喔。朝鲜朝颜和以她为中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“朝鲜朝颜?!就是这个?”我指着庭院红色的话,“这个应该叫红色彼岸花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想不到少爷也认识,是的朝鲜朝颜又名曼珠沙华,红色彼岸花。”

     “种植这种花,有什么用吗?”

     “要说用途,主要还是用来观赏啦。当然,还可以与某种药品混用,产生致幻的效果,少爷要不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 “想不到芍儿你也会说笑。”我觉得用上致幻剂的事情,近乎不可能会发生。“芍儿我问你,书房下的暗室是不是关押过一个名叫匡寒的人。”

     听到我的话,芍儿僵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原来少爷已经知道了啊,是的,关押过一段时间,后来被人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呢?”

     “芍儿也不知道,这种事情芍儿怎么会知道详细的情况呢?”

     与此同时……

     全身黑线的恶鬼出现在一个青年人面前,青年人全身强悍,肌肉硕大,眼神犀利。全身黑线的恶鬼好似伤的颇重,脑袋只剩半个,赤红色的瞳孔也只剩一个,半边黑线包裹的身体,残缺不堪,那些密密麻麻的黑线,也似要断开。

     “你终于还是决定使用我培育的鼎炉,意思你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。”青年人问道,青年人的口气冷酷无情,可以想象他是一个及其理智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 这一瞬间,赤色瞳孔一瞬间变为了黑色,恶鬼狠道:“我一定要杀了他。”异变再次出现,恶鬼居然用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。“啊……”恶鬼惨叫,叽咕,一声声响,恶鬼仅剩的半个脑袋,被恶鬼自己给拧下来了。“咯咯咯咯……”恶鬼怪笑,恶鬼的身子中心,重新长出一个人的面庞,至此,名为匡寒的存在,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在家里宅了几天后,我决定去上学,该上学的时候却待在家里荒废时间,这不是我风格。由于左肩受了伤,没有办法开我的小毛驴,只好让萱儿载着我上下学。

     “匡群,有哪里不舒服,要及时打电话通知我,可不能让小姐担心,知道吗?”萱儿提醒我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啦,放心好了,萱儿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担心你,我是担心小姐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在萱儿的再三叮嘱下,我回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 “旷课大王终于来上课啦!”张浩见到我进入教室里面,远远便喊道。

     回到座位,我白了张浩一眼,说道:“你以为我想旷课啊。”

     “真是体弱多病啊,真是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关上了一扇窗。”

     “拜托,我不信上帝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妹妹,我也不想来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以为就我要上学,她不要上学吗?”真是的,这家伙居然还在想我妹妹。

     “那你们为什么不再同一个学校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是家里人怕我在学校没人管,对自己的妹妹犯罪。”

     听到我的话,张浩差点喷我一脸口水。“我靠,你可真直接,面不改色把自己不要脸的想法说出来了,看不出,看不出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我常常告诫你,撑死胆肥的,饿死胆小的,现在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怕你有一天真的走上犯罪的道路。”张浩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 “我问你个问题,你最近是不是在看《全职猎人》漫画?”

     “咦?你怎么知道,这个狗富奸终于更新漫画了,我真是恨自己不守原则又去看了,我还发誓再也不看这贱人的漫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妈的,还真是,这个月我们学校是不是要举办英语歌唱大赛?”我干脆一口气把心中想问的东西问干净。

     “真是匡群不出门,尽知学校事,怎么你想参加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才不参加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这么激动干嘛。”

     “也许是甲状腺亢奋吧。”

     这段时间,真是连安静的上课都是奢侈,人生如此的艰难。我望向袁欢欢的座位,她居然还来了上课,难道她已经爱上了扮演袁圆的角色,我觉得她已经没有必要再扮演这个角色了,她根本就没有堂妹,而且凶手是匡寒,已经没有继续调查的必要。

     下了早自习,袁欢欢在众目睽睽之下,来到我我的座位。托她的福,我再次成了班上的焦点,自从我上次强硬的拉她去操场,班上的人怀疑我和袁欢欢正在交往。这可是是大事,被老师发现了,可是要叫家长的。

     “你的伤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好多了,走吧。”我示意袁欢欢单独说话。我在班上众人惊异的眼光下,与袁欢欢离开了班级,不得不说在乡下的中学实在保守,要是北京的学校,男女交往再正常不过,乱一点的,就差在学校里面打靶了。

     我与袁欢欢肩并肩,走在无人的操场。今天的天空很蓝,天空只有几多白云,吹着微风。

     “杀害你妹妹的凶手,凶手我找到了,它叫做匡寒,只是,我不知算不算已经杀了他。”梦境之中的我,确实把他的脑袋剁成了渣滓,但我无法确定他是否死亡,因为那个时候,我已经醒来了。“你已经没有假扮袁圆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我想代替我妹妹?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呢?我听玥音说了,你根本就没有袁圆这个堂妹,是吗?”

     “原来你已经知道了,没有错,袁圆并不是我的堂妹。她是我的亲妹妹,我和她都是孤儿,我们在孤儿院还是幼童的时候,被不同的两个家庭收养。”

     事情往往总能出乎我的预料,每当我对某件事情有十足的把握,它却能往不同的方向展开。

     看着我一脸不解的模样,袁欢欢继续说道:“收养我妹妹的是一对没有子女年迈的老人,他们条件并不好,却仍旧努力供养妹妹上学,所以,妹妹不在了,我打算代替妹妹的角色,照顾那对年迈的老人,我不想让那对老人知道我妹妹已经不在了的消息,所以我打算一直扮演下去。”

     “袁欢欢,你人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 袁欢欢笑了笑继续说道:“当初我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查到了妹妹的下落,还来不及与她相认,她却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 袁欢欢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,泪水却从双眼落下。也许她想让自己止住泪水,泪水却不止的从她双眼落下。

     “匡群,你可知道?她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,可是我却保护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 我不知如何安慰袁欢欢,只能用手帮她将被泪水打湿的脸擦干。

     “让你见笑了。”袁欢欢勉强的笑了笑,似乎不希望别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。“对不起,匡群,之前我还误会是你杀了我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会怪你,事情已经过去了,再说凶手已经找到了。可是,我不希望你去报仇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可怕的不是匡寒,而是附在他身上的恶鬼。我不觉得你与那个恶鬼对上,你会有哪怕一分的胜算?”

     袁欢欢摇摇头,说道:“我总有钟预感,就算我不去找个恶鬼,他也会找上我,因为我,一直都在做同一个梦,梦中我被一只赤色的瞳孔注视着,怎么也逃不开,我能感觉它与我越来越近了!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连你也……”我手心的拳头握的紧紧的,我现在恨不得将那恶鬼碎尸万段,本以为与恶鬼的事情可以告一段落,不用担心受怕,想不到那恶鬼仍旧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匡群,你不需要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,欢欢。”

     “匡群,我一个人可以的,真的,你不要再为我冒险了,上次你受了伤的事,我一直很愧疚,你不用再帮我了。”袁欢欢坚强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欢欢不用再说了,帮不帮你是我的事情,不需要你帮我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 若真如袁欢欢所说,她梦中的恶鬼,因该是与我梦中出现的恶鬼同一只,这只恶鬼胖叔正面交过手,也许胖叔有办法,不如,带袁欢欢去找胖叔,也不知道胖叔现在有没有回来鄱石镇。

     “谢谢你匡群,你妹妹有你这么个哥哥真好。”

     听到袁欢欢的话,我实在是惭愧,我都快让玥音操碎了心。“等等中午放学的时候你先别走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我用手机给胖叔发了个短信,想不到他居然马上回我了,今天中午就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 中午放了学,我与袁欢欢打了个摩的,去了海天饭店,今天我做东,我当然挑贵的点,三只土龙,龙凤汤,黄蜂蛋……然后是股价飞上天的宇宙第一酒。

     我们三人坐在一个小包厢里,吹着空调吃饭。

     胖叔还是那么潇洒,穿着件短袖衬衫,随时随地带着副墨镜。

     “胖叔我刚回来,小匡子你就请我吃饭,我还是挺高兴的,可是看到你们两个人,我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看到了我不高兴我还能理解,怎么看到我旁边这位美女同学还不高兴?”我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 “怎么,她是你女朋友啊,真是般配,两个衰神凑在一起,衰气冲天,看到你们,你说我能高兴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靠,胖叔你还会看相,你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胖叔没有理会我,而是问道袁欢欢,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“我叫袁欢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八字是什么?我看看还有没有救?”

     袁欢欢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是孤儿,我不知道自己的八字。”

     胖叔抬头望望天花板,说道:“怕是没得救喽。”

     “胖叔,你今天怎么回事啊?一来就诅咒人家小姑娘,害不害臊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别这样,匡群,我本不该让别人陷入危险。”袁欢欢劝阻我道。

     胖叔倒了一杯宇宙第一酒,一口喝了,“唉……过瘾,说吧,小框子,你找我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上次交手的恶鬼吗?你知不知道,那个恶鬼是什么来头。”

     “回去后,我也咨询了我们宗门的人,我宗门的人让我不要插手,他们说有一个大人物接手此事,让我不要多事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难道任由恶鬼不停的杀害无辜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在位高权重的人眼里,我们这些贱民的命,能值几个钱?再说最近那只恶鬼不是收敛了些,没再造成伤亡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胖叔,我老实和你说,那只本来老实缠着我的恶鬼,不知为何,改缠着我这位同学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缠着你我能理解,怎么会缠着她呢?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缠着我就能理解了?难道我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“一开始你说你爹是匡倪,我还有点不相信,最近才知道匡倪还真有你这么个亲儿子。你既然是匡倪的亲儿子,就有着祖传的恶灵血脉,那可是你们匡氏家族的专利,恶鬼当然喜欢拿你当容器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!恶灵血脉?什么鬼,连我都不知道,你都知道?!”

     “你老爹匡倪有个外号,叫做鬼手,能够活捉恶鬼,可是旷古绝今的厉害,没有点特殊的地方,能这么厉害吗?他在我们捉鬼界,可是排的上号的厉害,可惜英年早逝,就是不知道为何你那么弱。我说了你不用担心,老实待在家里就没事了,现在你不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是没事了,可我这位同学有事了。我这位同学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恶鬼会找上她?”我一直担心着袁欢欢,桌上的菜都没胃口吃。

     “小姑娘,你老实和我说,你的真实身份。”听到胖叔这么问,我才明白袁欢欢确实有些特殊的地方,否则的话,胖叔和玥音就不会一眼就能看出她不是普通的学生。

     袁欢欢点点头,说道:“我的确不是学校里的学生,收养我的是我师傅,名叫邹斌,我师傅的宗门是巳火宗,我从小就跟着师傅邹斌在萍乡市的黄水村修行。”

     “邹斌……竟然是他,他是不是从小给你服用一种绿色粉末的药剂。”

     袁欢欢愣了愣,“是的,我一直服用,直到十六岁之后才停止服用。”

     胖叔转身对我说道:“匡群你看到她,她是个女孩子,我看到她,她就是个炼内丹用的药炉子。”

     “不会吧,欢欢明明就是个女孩子,怎么就成了药炉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,按道理你十六岁就会被人采去,恐怕你还有其他用处。我要是帮了你,等于得罪了巳火宗。”

     “胖叔你真打算见死不救吗?那巳火宗有那么厉害吗?”听到胖叔的话,我急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这小子,就知道给你胖叔出难题。”

     “算了,匡群,死生有命,你不该为难你胖叔。”

     “听到没,还是人家小姑娘懂事,知道有困难不能随便麻烦别人。”

     “胖叔你不是吧,真打算见死不救了吗?”我摇晃着胖叔的手臂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行了,别摇了,我想想。”胖叔顺手又倒了一杯宇宙第一酒,一口干了,说道,“这样吧,你先去药店帮我买些朱砂、药墨回来。”

     听到胖叔的话,我知道胖叔最终还是选择出手。

     “胖叔果然是活雷锋在世,搞慈善的大行家,太感激你了。”我笑着连忙跑去药店买朱砂,药墨。“欢欢,你就在这里等我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还敢埋汰我!”

     我买好了药墨与朱砂回来后,胖叔扫了一眼,确定无误后,将整瓶的宇宙第一酒喝光,就让我与袁欢欢同他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 来到胖叔的家,胖叔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叠黄纸,一只黑羊豪毛笔,一个砚台,拿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 “会磨墨吗?”胖叔问我道。

 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 “我会。”袁欢欢说道,接过我手中的药墨开始磨墨。

     “小子,你也别看着,看到我柜子里的香吗?烧一些香灰水给我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我连忙去烧了碗香灰水,袁欢欢和着我香灰水将药墨磨好。袁欢欢看来是学过磨墨的,磨的很细,很漂亮。

     胖叔右手拿起毛笔,沾着墨,开始鬼画符,只见胖叔大笔一挥,洋洋洒洒,一气呵成,黄纸上出现古怪的图画,一张符便画好了,然后胖叔将符给袁欢欢,说道:“和着香灰水吞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