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恶性案子
    第四节课结束后,我与张浩来到食堂,食堂中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和乱七八糟的吵杂声。电风扇发出一阵阵热风,让人心闷。初夏就如此,看来后面几个月是不太好过。正如张浩所说,这个食堂属于黑暗料理界的,我能想象到这个食堂隐藏着一条黑麒麟。

     这里的菜,清一色的蔬菜,几乎没有肉,每样菜一元钱。周围拍着长队,即使不好吃的饭菜,大家仍旧兴致勃勃吃的津津有味,学习太用功太饿了,没办法。

     “千万别点这里的鱼,还有猪肉。你能想象一元钱一份的鱼和猪肉,是什么样的鱼和猪肉吗?还有那个也不能点。”张浩在我身旁提醒道,”那个海带,豆角,稍微好吃点,可以点那几样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就听你的。”张浩的话很有道理,居然有一元钱一份的鱼和肉,实在是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。

     点完菜后,我们找了个靠近电视机的位置坐下,之所以能抢到这个位置,是因为班上的一个同学帮我们先占领了。电视机里面正播报着鄱石镇的新闻,大概的内容意思是,该镇发生了恶性杀人事件,有人死在南山路一带,提醒大家夜晚没事不要出门,夜晚也会实施宵禁,娱乐场所到了规定的时间必须停止营业,很明显事态变得很严重。

     这时,一帮我们占位置的高瘦的同学拿着饭盘来到我和张浩身边坐下,这位同学是我班上的,我叫不出他的名字,但我记得见过他,我的记忆力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 “看来这个案子真的很严重,我还以为官方会一直瞒下去,已经到了瞒不下去的地步了,只能公开了,一直隐瞒反而更不好。”那个同学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哦,钟剑,你老爸是刑警,又从你老爸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,快说来听听?”张浩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老爸能和我说什么,就说死亡人数一直在上升,夜晚千万不能随便外出。事情好似很严重,老爸最近老加班,比我上学还要忙。”钟剑烦躁的说道。看来是有些担心自己的爸爸,“匡群,你以前在哪里上学呢,怎么会转学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以前在北京上学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去,你原来在北京不好好待着,那你来这个鬼地方作甚?”

     “家庭的缘故,我也不想,没办法。”我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看来你不是很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看看这里的饭菜,你能喜欢吗?我感觉我会瘦很多斤,我实在吃不下饭菜。”我吃了几口三元一餐的食堂爱心午餐,如同咀蜡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这是我们食堂最高级别的饭菜了,还有一元八毛钱的,你可以试试。”钟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明天开始,我想从家里带饭盒。”我有气无力道。

     “这可不行,学校里面规定了,不能携带食物前往课堂!”张浩提醒道。

     “这么狠,真是难以置信,对了,电视机里面播报的南山路在什么地方啊?”这个破小镇这么大点的地方,居然还有这种连环杀人恶性案件,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。既然那里发生了这么可怕的杀人案件,我就不去那便行了。

     “南山路,不就在学校往南走不远的道路吗?其实夜里哪儿都不安全,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最好。”

     “哦哦,你说的有理,不过一般都什么人在夜里,不睡觉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我也不知道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。”

     我发现这个地方学校偏僻是偏僻,人还是比较好相处,同学之间没有攀比,大家比较单纯,一心学习,这一点要比我原来的学校好多了。我原来学校,有钱的学生多,同学之间攀比非常厉害,有权势的同学还喜欢欺负别的弱小同学,早恋的也多,甚至还有什么被欺负的学生逆袭打脸富二代的剧情,真是乱透了。在这里上学,平淡点,一年很快就会过去。

     浑浑噩噩一天,终于待到了晚上九点,晚自习终于结束了,我终于可以回家了。口袋里的手机响起,原来是萱儿开车来接我了,今天早上,便是萱儿开车送我去学校的,真没想到她晚上居然也来接我。

     我低调的穿过人群,上了车,萱儿开着SUV麻利的避开人群,前往洛山北路东。

     “萱儿,你怎么没去接玥音,而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姐她并不在这里学习,她在一所私立学校,平时很少回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私人学校,难不成是传说中的贵族学校,不可能啊,这鬼地方怎么可能有贵族学校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是普普通通的私人学校,私人学校管理松散,小姐在那里学习,就不会被约束,可以随时离开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玥音的日子可真好过,喊着金钥匙长大。从明天开始,我会去买一辆电瓶车,自己上下学,你可别再来接我了。我可不想被同学看到,我上学还有专车接送,被当成异类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你还在乎这个,放心吧,大家都关注自己,才不会灌注你呢!这件事我是不会答应你的,万一哪一天你突然不见了,怎么办?到时候小姐又怪我,我能怪谁去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晕,我又不是小孩子,哪会突然不见,你真是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,小姐让我一定要亲自接送你,我也没办法,你以为我愿意特意接送你啊。”萱儿略带怒气的说道,好似我一点也不领情。

     “我是她哥,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。”我也不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又不给我发工资。”萱儿很不屑的对我说道,我却没有办法反驳她。

     “行了,你赢了。家里面有吃的吗?我快饿死了。没有的话,我得去超市买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有吃夜宵的习惯?”

     “以前没有,从今天开始起便有了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回到家后,萱儿特意为我做了夜宵,青菜煮面条,很简单的食物,却非常的美味,萱儿的手艺可真好,也有可能是我太饿了。吃饱后,洗个澡,睡觉,躺在床上,疲惫感消失,渐渐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 枯黄的路灯,倒影这月的水沟,前方是发射着灯光与月光的血液。隐没在黑暗角落的是两个不知能不能叫“人类”的人类,自己的心脏在颤动。不带任何表情的“人类”像一条饿狗般趴在地上,吮吸着尸体上的血液。尸体,支离破碎的躺在地上。她是谁呢?我似乎见过,我慢慢的靠近她,拿起她掉落的脑袋,被鲜血染红的头颅,紧闭的双目,我却仍旧认出她来了,她是袁圆……

     画面逐渐模糊,只剩下双红色瞳孔直视着自己,我猛地从梦中惊醒,床单被我的汗打湿,房间开着空调,放着冷气,我依旧满头大汗。这个梦太真实了,我甚至怀疑我梦见的真的发生。

     我再次来到学校,意外的,袁圆并没有来上课,她的位置空着,我问了老师,老师告诉我她并没有请假。

     中午,我离开了学校,在学校路边买了辆自行车,打开手机中的卫星导航地图,寻找着梦中的场景。我已经无法忍受噩梦的折磨,我心下一横,大不了一死,天天被这噩梦这么折磨,活着有何意义。最重要的是,我会有种杀掉了袁圆的错觉,这种错觉让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我想要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 夜晚的梦是重复的,但是地点死者皆在变幻,死者没有出现重复,而地点却出现了重复,梦中的我在一个区域范围内行动,而那个区域却又那么的熟悉,那儿就是鄱石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