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六章 惊变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怎么会认识玥音。”我惊异的问道,明显这个人是认识我的。

     “我就是你啊,白痴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是你,我是我,你怎么就成了我?”少年的话没有一丝感情,仿佛不是人类的声音,话语让我我全身害怕的发憷。

     “你只是我的替代品,懂吗?现在我不想杀你,你回去吧。”说着那少年转身进入寺庙里面,没再理我。

     “等等,那个女孩呢?那个在校门口等我的女孩呢?是不是你带走了!”我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让我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不交出那个女孩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警告你,你不要逼我现在杀你。”少年冷冰冰的盯着我,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外表。

     整个人像冰窖里走出来的,身体上下无一丝血色,连发色都是惨白的,五官精致无暇,就像一只妖孽,他黑漆漆的双眼,提醒着我,他目前还是一个人类。但是,人类可能住在这种鬼地方吗?他不用吃喝吗?他决不是正常的人类。

     “谁杀谁还不一定呢,现在是我警告你,你不交出女孩,我会杀了你。”我拿出口袋里的弹簧刀,按下机关,弹出刀刃。

     “哼哼,是吗,上回若不是我,你已经死了,你以为你杀的了我吗?”

     “这种事情不试试,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“很好,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与其你被它杀死,不如被我杀死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也改变主意了,不管你交不交出女孩,我都要杀死你!”在气势上,我丝毫没有示弱。

     “不得不说你很有胆量,我看出你畏惧的心理,却仍旧敢于我对峙。你的武器是这把弹簧刀吗?真是相同的爱好,要是你是女孩子的话,说不定我会爱上你。”少年突然蹦出句张二摸不着头脑的话,难道是想让我麻痹大意吗?

     少年手中赫然出现一把短刀,这是我梦境之中,恶鬼杀人用的短刀。尽管隔得远远得,我一眼辨认出了那把刀,这是我噩梦中人类屠宰场所用的工具。古朴无华,黄铜色的刀柄,印着黑色字样的刀身,轻松能割断人类骨骼的刀刃。

     死亡的压迫感涌向我,我开始害怕,不,我开始兴奋。我曾在网上看过,能让人产生冲动的欲望,能与性欲相提并论的就是死亡欲,不知是真是假,现在看看多少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 少年一个飞身旋转,夜间刀光闪向我身上的每一个弱点。生死之间,我感觉身体的血液都在沸腾。我想也不想,迎面拦下少年所有攻击,如同闪电般,数秒之中,我与他已出招数十个回合。

     少年的每一次出身,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皆是朝着我一招致命的要害袭来,而我在每一次防守之中,都在争取一招将少年致命的破绽。夜空中早已没了我与他的身影,有的是,刀光,与相撞的刀声。

     “乒,乒……”夜空下数阵刀击声。对方干净利落杀伐,刀切之处皆是我的要害,刀光一闪,急速的一刀。我身形变换,以雷霆万钧般的手法格挡下,稍作后退,一招星宿剑法中的流星飞坠,飞身用刀逼近少年心脏。少年似乎早已料到般,无任何迟疑,回身一刀,毫无缺陷的一刀。会死,直觉告诉自己。猛的回身移位,刀只是略过我右臂表面,一道鲜红伤口出现在我的右臂,血不止的流淌着。

     少年舔了舔刀身上的血液,将苍白的双唇染得鲜红。

     “次次次次……”少年怪异的诡笑。

     疼痛麻痹了我的神经,不等我缓过身来,少年又一刀,如尖锐的闪电,不留余地的一刀。双眼根本无法把握刀的轨迹,只是本能性对死的把握,无任何迟疑,将即将划破自己咽喉的短刀再次挡开,我再次有惊无险的躲开了死神。

     “这位帅哥……先停手,我和你又没有杀父之仇,有必要赶尽杀绝么?”面对实力的差距,我果然还是选择了求饶,面对死亡,我真的开始恐惧了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现在才想到求饶,刚才的气势哪里去了,你还真是可爱啊。”

     虽然我好想反驳他,可是现在却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 “好可惜,现在求饶晚了。”

     少年身形变幻,如影如幻。刀刃再次,被挡开的瞬间,少年回身一猛踢。我险险的避开,又是一记猛踢,直指我的胸口,虽然已察觉,身体却跟不上,我被踢飞数米。

     “哇……好痛。”我呕出胸腔里的血水。

     “看到你这可怜兮兮的模样,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放了我呗。”我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不管你的女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果然是你抓住了她,那就放了我们两个人呗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是白痴吗?”

     少年并未同情眼前的敌人,身形一闪,刀刃再次降临。我扶着身后的墙壁,微微侧身,避开了要害,任由刀刃刺中我的左肩,我右手虎口一转,刀刃逼向少年,少年冷哼一声,连退数步,就在这一瞬间,我手中的弹簧刀掷出,一招穿花拂柳,弹簧刀急速的朝后退中的少年飞出,半空中溅出数滴鲜血,正中少年的咽喉。

     “咕……啊……”少年痛苦的口吐鲜血,将插在咽喉的弹簧刀,拔出,仍在一边,鲜血直流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少年捂着咽喉,睚眦俱裂,绝美的面容开始扭曲,与恶鬼一般。可是他仍旧未死,拿着短刀,踉踉跄跄的靠近我,想要给我最后一刀。此刻异变发生了,我清晰的看见他的眼睛由黑色转变成赤红色,全身上下仿佛被黑线包围。“哇啊……”少年吐着血水,捂着脑袋痛苦的在地上打滚,很快,少年已经没有了人的形态,全身上下黑漆漆的一片,只剩下赤红的恶鬼双瞳。

 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恶鬼怪异的叫唤,它环顾四周,视线并不在我身上,接着在夜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死亡的压迫消失,我全身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,身上的伤口开始剧烈的疼痛,尤其是肩部的伤口,感觉肩膀都要断了,疼的知觉都要麻木。

     “痛死了。”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痛过,我想哭,可是哭也无济于事,我还是选择四十五度仰望星空,忍住不哭。

     我艰难的走进破庙里面,寻找袁欢欢的踪迹。

     走近一看,眼前的画面让我不由得假装蒙住自己的双眼。袁欢欢正赤着身子,落在一个诡异的阵法之中,这个阵法用血水构成,周围布满诡异的文字图形,从外形来看,这个文字是梵文。这个阵法很诡异,成圆形状,周边布满了梵文。

     其实我认识三个梵文,嗡啊吽这三个梵文,是叔叔匡震教我的。在我读高二的有段时间,不知是不是高中压力太大,我老是梦魇,总是在梦中醒来,发现周边有奇怪的东西,可实际上我并没有醒。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叔叔,叔叔就交了我一个办法,先认识嗡啊吽三个读音的梵文,在梦中遇到了鬼物,默念嗡啊吽三字咒,幻想白色梵文嗡字落入眉心,红色梵文啊字落入喉间,蓝色吽字落入胸口。自此以后,我不但再也不梦魇了,而且不做噩梦。

     也是因为这件事,我才意识到我重复的诡异噩梦,是真实发生的事情,并不单纯的只是噩梦。我甚至感觉到,我确实杀了袁圆,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寻找自欺欺人的证据罢了。

     袁欢欢青春的身体很美,光洁无暇,把我眼球都快吸下来了,搞得我血脉喷张,都忘记疼痛了。我擦了擦流出来的鼻血,把自己外衣外裤脱下来,给袁欢欢套上。现在我只剩下一条内裤,此情此景,我简直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。

     我伤的很重,肩部的血还在流,肯定是背不动袁欢欢,我又不放心袁欢欢一个人在这儿。只好使劲的拍她的脸蛋,“欢欢,快醒醒,快醒醒,别睡了。”

     拍了半天没反应,我只好使劲捏袁欢欢的脸蛋,不得不说,袁欢欢的脸蛋真是富含胶原蛋白,手感很好,不知不觉,我都爱上了这种感觉,于是我使劲捏,使劲捏,袁欢欢的脸都快被我捏肿了,终于她醒了……

     “疼……”袁欢欢模模糊糊的睁开了双眼,手不由自主的抚摸着自己被捏疼的脸蛋。

     “累死我了,你终于醒了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袁欢欢一巴掌打蒙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这流氓,对我做了什么?”袁欢欢眼角含着泪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哎呦,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救了你的重伤人员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你把我抓来这里的吗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为了救你我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。”我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啊,对不起。”袁欢欢看我全身是血,很快相信了我的话,“那你怎么不穿衣服呀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的衣服不就在你的身上吗?”我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 “啊?!”袁欢欢望向身上,的确是男生的衣服,上面还染着我的鲜血,脸刷的通红,仿佛要渗出血来。“那你岂不是,把我,把我……”

     我看到袁欢欢流出的泪越来越多,连忙解释道:“放心,我什么都没看到,我是闭着眼睛把我的衣服脱下来给你穿上的,我发誓,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 听到我的话,袁欢欢总算哭的没那么伤心了,“你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,你要对我的人品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对你人品没信心。”袁欢欢羞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不信算了,不和你说了,我失血太多,连说话都没力气了。”我一脸无奈,不想再解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