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四章 黄天当立
    倾盆大雨哗啦啦的下,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。路面开始打滑,可是,萱儿车技高超,SUV性能合格,下雨天跑二百码无压力,我感觉到了漫画里面的车神藤原拓海附体在萱儿身上。就在这时,车道的一个拐角,天空居然掉落一个大石头,比车子还要大5倍的大石头。别问我这大石头哪来的,天知道。洛山地貌是红土地,大多是红岩,是无法形成这样的巨石,而且巨石也太圆了,那只有一种可能,遭人暗算。

     总之,撒车肯定来不及。萱儿开着两百码车速,仍旧猛踩油门,速度直达到两百五十码,我感觉整个车子都飞起来,要飞出悬崖。接着,萱儿快速的将车调整为手动限速,猛踩刹车,迅速的控制方向盘,整俩SUV来了个极限漂移,车顶与巨石擦肩而过,堪堪避过巨石,也没飞出悬崖,冲离了拐角。

     那巨石将山道砸了个坑,接着飞离悬崖。

     “小姐,怎么办?要追吗?”萱儿冷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不必管他,回去再说。哥哥,抱够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我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,才发现自己居然紧紧搂着玥音,太倒架子了。“够了够了,我怕玥音你被惯性带出去,所以才搂着你,完全不是因为我害怕,是我担心你。”我连忙松手,解释道。

     “真是这样吗?”玥音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 “当然啦,随时随刻保护妹妹是我的责任。这个大石头绝对不是因为雨水冲刷下来的,这个地貌是没有这种石头的,是有人暗算我们。究竟是谁,居然能制作出来这种石头。”我分析道。石头的材料是就地取材没错,但这个石头不是自然形成,而是有人特意制作的,要问我为什么知道,因为这石头和电视机里面悬崖中落下的石头一样圆,又不是拍电影,怎么可能会自然掉落这么圆这么大的石头。

     “不知道,也许是天谴。”玥音靠在车窗,表情有些忧伤。

     “天谴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“玥音,方才那个什么佛眼天珠是做什么用的啊?”我一直非常好奇,那东西太诡异了,长得很神奇。

     “当然大有用处,听说过真假孙悟空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听过,六耳猕猴假扮孙悟空,最后被如来识破,被孙悟空一棒打死,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 “佛眼,能够洞察万物,很好理解。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,为什么六耳猕猴假扮孙悟空的时候,孙悟空没办法将它打死,一被识破真身就被打死?”

     这个问题,我从未想过。“我不知道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佛眼不但能洞察万物,还能架起与万物根源之间的一座桥梁。”玥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哦哦,原来如此。”虽然我完全不懂玥音在说什么,我仍旧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待回去家中时,已经是夜晚,时间比我想象中过得要快。

     清晨我骑着电瓶车前往学校,由于我的强烈要求,玥音总算妥协让我自己上下学,在家里玥音基本从妹妹的身份成我妈了,什么都管,简直了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等我考上大学天高任我飞。

     “匡群,早上好。”出乎我的预料,袁圆主动和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 “原来是袁圆。”

     “最近有没有做梦了,梦见我被……”袁圆笑着做了一个脖子咔擦的动作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没,太渗人了,大概我不会再做这样的梦了。”我拿起袁圆染血头颅的梦,光是想想就害怕。

     “我记得你家庭住址填的是洛山北路东,难不成是那个古宅子?”

 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我惊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是我猜的,想不到还真被我猜中了。听说古宅子周围闹鬼,我还以为是个鬼屋,想不到你就住那儿。”

     “胡说什么,我家才没有闹鬼。”我不高兴的说道,这小妮子摆明了是来渗我的。

     “好啦,别生气,我是说笑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容易生气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啦,听说你是从北京转学回来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那古宅子占的位置这么大,一定价值不菲。莫不是你是某家企业董事的公子,特意从北京回来继承公司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鄱石镇的地皮又不贵,算不了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果然是大户人家,不是我们贫下中农比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 虽然我现在衣食无忧,但我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,要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现在我连自己的小命都不一定保得住,衣食无忧又有何用呢?更何况,太平盛世,我这个年纪段的人,大部分都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
 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家就你一个人住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,还有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上次来找你的漂亮女孩子?”

     “你注意到了?”

     “恐怕没几个人没注意到吧。”

     袁圆说的有道理,玥音的气场,无法让人忽视。记得那天玥音过来之后,张浩和钟新一直追问我那漂亮的女孩子是谁,当我告诉他们是我妹妹之后,这两个人还要我介绍我妹妹给他们认识,我当时也是无语,都不是一个学校的,怎么介绍?

     “到教室了,我回座位了。”袁圆走入教室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我有些奇怪,袁圆怎么会对自己感兴趣,难不成喜欢上我了,没道理啊,上次我都把她弄哭了,应该讨厌我才对。而且,她究竟是不是真的袁圆,这个问题,依旧困扰着我。

     中午,我端着饭盆来到电视机下的位置,学校里的黑暗料理吃着吃着,我也习惯了,难吃也能吃下去。最近新闻没有再播报,连环杀人案的新闻,仿佛这个案件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袁圆意外的端着饭盆来到我身边,问道:“匡群,你旁边没人坐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没,你坐吧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你和袁圆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?”坐在我对面的张浩凑过头来悄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也许袁圆只是想找个好位置看电视,是吧,袁圆。”我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不哦,我就是想坐到匡群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 “哎?”我愣了愣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 张浩听到袁圆的话,嘴巴里的饭都快喷出来了,咽了口口水,惊异道:“袁圆,你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,不像你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张浩,你胡说什么呢?”袁圆回到。

     “钟新你看到了吧,我们班长是不是变了。”张浩拉着身旁的钟新说道。

     钟新则是抬头望着食堂天花板,一脸沧桑: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。”

     “讨厌,你们两个设计好了的吧。”袁圆嘟着小嘴嗔道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感觉吃不下了。”张浩烦躁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于是张浩与钟新扔下未吃完的饭盆离开了食堂,两人一脸的不爽。

     “班长大人,你是认真的吗?”我困惑道,说实话,我压根与袁圆没什么交情,我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,虎躯一震,各种美女投怀送抱的本事。

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袁圆。

     “等等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袁圆说道。

     吃完饭后,我与袁圆来到科技馆,科技馆是鄱石镇中学新建的教学楼,里面是校领导的办公室,物理实验室,化学实验室,生物实验室,微机室,还有大礼堂,有九层楼高。鄱石镇目前还没有建电梯楼,所以科技楼算是最高的楼区。袁圆不知道哪里搞来了科技楼天台的钥匙,于是我与袁圆来到了科技楼的天台。

     因为鄱石镇中学本来就建在高地位置,所以站在科技楼楼顶,整个鄱石镇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“袁圆你可真有本事,连学校天台的钥匙你都能弄到手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本事可大着呢。匡群,你看,我们的北面是洛山,南面是南山。”

     “哦哦,挺壮观的,整个鄱石镇尽收眼底,话说这鄱石镇可真够小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看,如果我们把整个鄱石镇分为九个方位,每个方位用一颗星代表,分别是一白、二黑、三碧、四绿、五黄、六白、七赤、八白、九紫。你家的位置就是东北面八白左辅星,南山的位置则是正南方九紫右弼星。这两个位置就是鄱石镇的龙首。”

     “不会吧,袁圆,你还懂风水。”我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 “其实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两个位置皆被鬼气笼罩。匡群我知道你开了天眼,你仔细观察。”

     “鬼气?你究竟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 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眼前的女孩不是袁圆了,袁圆确实已经死了,我仍旧随着她的指示望去。洛山龙穴就是我家,胖叔告诉我的,我明白。所谓南山,其实就是鄱石镇内的一个小山丘,南山龙穴其实就是我们学校,我的脚下。

     我望向天空,烈日晴空,环顾四周,却笼罩在一股阴影,脚下的这个位置有极其的不和谐感,我接着望向我家,那可真鬼气冲天,之前没有在高处观察,现在看了才知道。明明是大晴天,洛山龙首位置却像有股乌云笼罩。“确实有些异样,那又如何呢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这左辅星右弼星,相互照应,形成掎角之势,将整个鄱石镇独立成了一个鬼域,而这片鬼域的源头就是你家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还不清楚吗?鄱石镇恶鬼横行就是你家便是源头,就是你杀了袁圆吧。”假袁圆阴森森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 “你决不是袁圆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 “我是她堂姐袁欢欢!我自小在山上修行,今日总算是派上用场了,可以手刃仇人。”袁欢欢突然对我动手,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被她用手按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江西省真是个修道大省,北有龙虎山,南有小武当,今天算是见识了!

     “你一定搞错了,我只是一个人类,不是恶鬼,怎么会杀害你堂妹!”我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 “别人也许不知道,可是我知道,你们匡氏家族就是个恶鬼大本营。也许,你身体寄居了一只恶鬼,你平时就是人类,待你失去意识后,就成了恶鬼。”

     “就算你是对的,杀你堂妹的也是我身体里的恶鬼,也不是我啊,我是无辜的,你要报仇,找恶鬼去啊,欺负我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听到我的袁欢欢略微一迟疑,手下的力道也弱了许多,我突然挣开袁欢欢的控制,一脚踹向袁欢欢,袁欢欢躲了过去,接着再次按住我的左手,我冷哼一声,右手迅速抽出口袋里的弹簧刀,这把弹簧刀是自从我开始练习星宿剑法起,特意买的,每天随身携带,此刻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 我将弹簧刀斩向她,袁欢欢迅速的后退闪避,这一刀我其实可以将她咽喉割破,但她毕竟不是恶鬼,所以我留手了,只将她的衣服开了个大口子,露出白皙的肌肤。

     “你带我来这,就是想杀我灭口吗?我不会束手就擒的!”

     “你还不承认吗?若不是你,你为什么之前对我反应这么大。”袁欢欢生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样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“除非你能找到凶手,否则我不会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根本无理取闹,就算我找到了,你又不相信我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“我有办法了,夜晚,你与我一起寻找杀害我堂妹的凶手,如何?”

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是恶鬼,夜里你不怕我把你给吃了?”

     “方才,你可以杀了我,杀我妹妹的人,应该不会对我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之前和你说的一切都是实话,包括当初那两天我没来上课的原因,也确实是去寻找你堂妹死去的真相。只是有一些原因,使我不得不放弃,你堂妹已经死了,你堂妹尸体恶鬼化,便是我杀的,她以魂飞魄散,我仍旧不知凶手在哪。”我耐心的与袁欢欢解释,我不喜欢别人误会我,但她失去堂妹的悲痛,我多少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也许是我误会你了,我现在仅有的线索就是你了,你愿意帮我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之前还想杀了我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,我已经没有办法,我没打算杀你,我只打算擒住你,逼问你的家人,毕竟你家是鬼气的源头。”

     “幸好你没,不然你就死定了。”萱儿的身手,我是见识过了,绝对比这袁欢欢强不知道多少倍,捉鬼不知道萱儿行不行,杀人萱儿一定在行,因为我已经体会过那毫无还手之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 “那你究竟愿不愿帮我?”

     “好吧,晚上我帮你寻找凶手,夜里一点左右,我们就在校门口集合。”我说道,袁圆的死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我想要证明,袁圆确实不是我杀的,如果我无法证实这一点,我害怕有一天,我真的会变为恶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