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意外
    胖叔踏着九星步斗法诀,左手掐着伏鬼剑决,“张天师神授万剑,斩净恶鬼,急急如律令!”右手指向天际,被黑线缠绕的恶鬼上方,无数的铁剑打向贴满黑线的恶鬼。

     瞬间,恶鬼全身插满密密麻麻的铁剑。咯咯咯咯,恶鬼怪笑几声,一声大吼,全身的铁剑全部震开,周身被帖的符咒先随着全部燃尽。

     那恶鬼咯咯怪笑,手一指无数黑线缠住,飞向胖叔,来不及闪躲,便被缠住,使得胖叔动弹不得。缠住胖叔的黑线越来越多,要不了多久,胖叔就要被裹成一个粽子。我见状,连忙冲了过来,手中的水果刀快速的将正在缠绕胖叔的黑线切断。这次不同于上此连接袁圆的无形之线,这些黑线是有形的,可以被斩断。

     “匡群你这小子,可把你胖叔害惨了!这是一只超级恶鬼,叫我师傅来都不一定打得过,我们快逃。”摆脱黑线的胖叔,拉着我快速的逃命。

     “我们逃去哪里?”我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是洛山龙穴,龙穴有洛山气脉护住,那恶鬼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,洛山龙穴在哪?”

     “笨啊,就是你家啊,所以才叫你晚上别到处乱跑!”

     “我晕,原来我家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逃了,那恶鬼怎么办,难道让它任意杀人吗?”

     “那也是没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 我去,这胖子居然默认了我的说法,“这样下去,官方不会有行动?”

     “这鬼太厉害了,能够改变一定范围内的规则,被它杀死的人,所有人都会忘了,理所当然当做那人已经死了,官方不会有行动的,至少明面上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的恶鬼,不行不行,不能去我家,我家除了我,就住着三个女孩子,万一那恶鬼冲破了那什么洛山气脉,怎么办?等等被恶鬼一窝端,就惨了。”我跑出来就是为了引开恶鬼,现在跑回去,等于特意把恶鬼引回家。

     “算了算了,那去我家好了,我家有我布的阵法,想来撑过今天晚上就没问题,到了白天,就不用怕它了。”

     我与胖叔跑到阳明西路,来到海天饭店,饭店上面就是胖叔的家。

     “原来胖叔你家是开饭店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挺适合你的。比起道士,你更像厨师。你家有人吗?会不会打扰你家人啊?”

     “不会,我只是临时住这里,我住的地方就我一个人,开饭店的是我亲戚。”我与胖叔走向上方的一个楼层,一套八十平一厅两室的房子就是胖叔家。

     胖叔摘掉墨镜,我这才看到他的长相,模样要比我想象中年轻多了,眉清目秀,脸蛋白白胖胖,不过肉很结实,应该大不了我几岁。

     “胖叔你到底多大,我感觉叫你胖哥还差不多,叫你胖叔不是占我便宜吗?”

     “切,这是你胖叔我修行得道,长相英俊潇洒。你胖叔我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就叫胖叔,你不叫我胖叔叫我什么!”

     “好吧,胖叔,你学的是什么功夫,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,能教教我吗?”

     “想学吗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啊!”我双眼冒光,嘴角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 “可是我就是不教你!”

     “真小气。”

     “就算我愿意教你,你也学不了。我学的是《神授遁甲天书》,你可以上网搜,搜得到。可是你搜到了也没用,这要从小开始炼,还要有专人指导,没十几年的功夫,根本没有效果,而且,你早过了修炼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我总不能遇到了鬼,老来求助你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有些特别,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帮你的重要原因,你似乎能伤害到鬼物,甚至恶鬼,这是我办不到的。目前我只能斩杀由人类怨气聚集的冤魂幽灵,却杀不了这种未知莫名的鬼物,只能对其进行封印,可是你不一样,你能伤到它们,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或许你可以学些外功招式,这个可以速成。”

     “哦哦,我早就发现我有些特别,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就像你说的什么幽灵,鬼物?难道我是被神选中的人物?!”听着胖叔夸奖我,我真是有点小兴奋。

     “这不算什么,我也看得到啊,你应该是小时候,有人帮你开了天眼。至于你为何能过伤害鬼物,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我也挺厉害的……”我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 胖叔冷笑一声说道:“你以为这是好事,我估计你这辈子都会和鬼物扯上关系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话不能这么损啊,什么叫一辈子和鬼物扯上关系,你当鬼物是我老婆啊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,我这里有本《星宿剑法》,你可以学学,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。能学多少,看你自己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 胖叔抬起客厅的餐桌,拿出垫桌脚的一本书,扔给我。

     我接过书,上面满是灰尘,我将书上面的灰尘拍干净,封面上写着七星剑法,四个大字,作者佚名,再下面就是江西旧古籍出版社。我翻开书,一面是招式法诀,一面是招式配图。“嗯嗯,看起来很厉害,我一定会好好的学,到时候我要大杀四方,拯救鄱石镇百姓。”

     “省省吧,你能保住自己小命就不错了。你也是,怎么惹到了这么个恶鬼,一个电话差点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胖叔,我也没办法啊,我能想到能对付鬼怪的人,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了,那恶鬼好像没有追上来,我回房间睡觉了,你呢,就睡沙发吧。”胖叔打了个呵欠,回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 我则是靠在胖叔家的沙发上,认真的学习《星宿剑法》,边看我的手边比划,这套剑法,一共二十八路,分别对应着二十八星宿,看了半天我也看不出所以然,于是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,一夜无梦,真是奢侈的睡眠。

     第二天一个早,隔壁胖叔还在打呼噜,轰轰作响,我便早早去上早自习了。

     在鄱石镇读高三简直是地狱难度,早自习六点半开始上到晚自习九点,实在太可怕了,早上迟到次数太多,便会通知家长。

     今天我很早,六点二十就到了学校,班上也没几个人,这时,张浩也来了。“匡群,你病好了,刚来这里上学,就生病了,是不是水土不服?”

     “还是你了解我,我怀疑是吃完咱校的黑暗料理,我中了剧毒,才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也有这种可能,你下次就要多吃点,产生免疫细胞,就不会中毒了。”张浩一本正经的建议道。

     “张浩,我问你一个问题,这两天袁圆有没有来上学?”我这么问张浩,是想知道是不是真如胖叔所说,恶鬼可以改变一个区域的法则,让所有人都忘记被他杀的人。

     “当然来啦,怎么这么问?哦,我想起来了,前天上午,袁圆的奶奶突然生病了,因为袁圆奶奶年纪大了,袁圆很担心,上午便急急去了医院,忘记请假,不过下午就回来上课了。”张浩笑眯眯的问道,“匡群,你怎么这么关心咱班班长,是不是喜欢上她了,说实话,咱班长长的确实不错,如果好好打扮一样,说不定是个大美人。”

     我的嘴巴张的大大的,却说不出话,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真的假的,瞧,袁圆不是来了吗?”张浩指着袁圆的位置,那个位置确实坐着一位女孩儿。“想知道什么,自己去问她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 我:“……”